尽管华图教育对于借壳山鼎设计登陆A股一事持否认态度,但种种迹象表明,华图教育正在分步实现。9月4日,山鼎设计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车璐、袁歆已与华图宏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图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前者将其持有的30%公司股权转让予华图投资且放弃其余股权的表决权,将导致控制权变更。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事向华图教育方面求证,对方否认了借壳上市一说,但却表示香港上市计划已经终止。

  在业内人士看来,华图教育已经迈出了借壳的实质性一步。事实上,伴随着教育企业赴港上市的窗口期关闭和中公教育在A股的良好表现,华图教育转战创业板的动机强烈。接下来就要看华图教育如何实现资本市场的“公考双雄”目标了。

  辗转资本路

  自2001年创立后,华图教育逐步发展为国内公务员考试培训的头部企业,但其资本运作之路却并不顺利。纵观华图教育七年来寻求资本证券化之路,A股、新三板、港股尝试一圈,自行IPO与借壳也都有经历。

  2012年,华图教育首次启动上市,因证监会暂停IPO申报受理最终搁置。2014年7月,华图教育转战新三板获得成功。在新三板挂牌期间,曾两度冲击A股市场。2015年,*ST新都拟发行股份购买华图教育100%股权,并构成借壳上市,但因*ST新都被暂停上市,此次重组被迫终止。2016年12月,华图教育意欲再度借壳。据扬子新材公告,其计划换股吸收合并华图教育100%股权,然而重组筹划一年多后,却因华图教育内部股东未能就业绩补偿事宜达成一致,于2017年5月草草收场,使得华图教育“第二次借壳计划”再度失败。紧接着,2017年6月,华图教育宣布重启A股IPO,但由于9月新《民促法》实施带来的不确定性再次搁置。直至2017年12月,华图教育公告将申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摘牌。2018年2月,正式从新三板摘牌。

  但华图教育资本化的脚步仍没有停歇。2018年3月,华图教育又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10月,第二次递交了招股书。而直到今年显示“失效”。华图教育联合创始人、德仁微课研究院院长于洪泽曾公开坦言,“为了让职业教育被更多人熟悉,我们几乎踩了资本市场所有的雷”。

  华图教育在资本市场兜兜转转多次均以失败告终。国金证券教育行业首席分析师吴劲草表示,华图教育上市多次不成功,跟股权关系较为复杂脱不了干系。企业需要在早期就把公司股权关系理顺。尽管始终没能登陆资本市场,但有分析认为,在华图教育登陆新三板之际最高市值曾达135亿元,如果能够登陆A股,挑战中公教育的千亿市值或许用不了很长时间。

  锁定创业板

  不管是从国家未来的发展趋势来看,还是从产业自身的需求来说,职业教育目前都是资本市场尤其A股市场普遍被看好的板块之一。9月5日,通过借壳亚夏汽车登陆A股的中公教育盘中市值首次突破1000亿元。这让多次在A股IPO折戟的华图教育又萌生了回归A股的念头,这一次它把目标锁定在了创业板。

  9月4日,山鼎设计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车璐、袁歆已与华图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前者将其持有的30%公司股权转让予华图投资且放弃其余股权的表决权,将导致控制权变更。

  这被外界看来是华图教育借壳山鼎设计的关键一步,即先变更控制权,再进行资产注入,如果能够成功,华图教育可能会成为创业板借壳的第一股。华图教育此举,也被更多人解读为创业板借壳政策松绑进入实际操作阶段的信号。北京商报记者针对借壳一事采访了华图教育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赴港上市计划暂时不考虑了,但对于是否借壳山鼎设计一事并未置可否。

  汇丰银行分析师刘静指出,2018年以来,我国职业教育被提到新的政策高度,2019年陆续发布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等多个职教利好的重磅文件,且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对职业教育关注度远超往年。

  分析认为,在管理层对于职业教育愈发重视的当下,华图教育及其所处的职业教育产业将迎来较好的发展前景和更加宽广的市场空间。此外,山鼎设计是2015年登陆A股的创业板公司,如果华图教育此番顺利通过受让股份入主上市公司,会否促成创业板借壳第一股的诞生亦将引发关注。

  双雄PK

  与华图教育一样,中公教育也是从公务员招录考试培训业务起步,逐步扩张到其他职业考试培训领域。但面对着已经突破了千亿市值的中公教育来说,昔日的竞争对手能否继续成为资本市场的公考双雄呢?